2019年3月4日

我的龍型戒指

大概是在我四五歲時的時候吧(老實說,我真的記不起當時我的年紀有多大),在隠隠約約的模糊記憶中,媽媽曾拖著我,帶我跟她一起去街市買餸,而在途中,她總愛停佇在一間金舖的廚窗前面,然後抱起我,一起去瀏覽店內琳瑯滿目的金飾。

好些我跟媽媽在一起的兒時記憶,看似是些些平平淡淡的瑣事,甚或只是零碎碎、殘缺不全的,卻不知何解,至今我竟然仍然記得。

仍然記得那間金名叫字叫做周生生,它位於在蘇屋邨附近,街市毗鄰的路口傍邊。

好記得有一次,媽媽又和我去街市,經過周生生時,她又抱起我去看金飾。那時,我忽然發現了一隻很吸引我的龍型戒指,之後我就跟媽媽說:「我大個仔識得賺錢之後,我就買呢隻戒指送俾妳!」然後,媽媽笑得好大聲。

最近,因需要回老家做節的關係,我再路過那間老舊的周生生。不知何解,腦海忽然浮起了兒時跟媽媽在廚窗前的舊片段。

兒時我說要買的那隻龍型戒指究竟是甚麼模樣?其實我已經淡忘得一乾二淨,媽媽過身三年了,這個約定也不知遺忘了多久,忽然浮起了的這個兒時承諾,同時間,已經成了我無法補償的遺憾。

後來,我在沙田店才被告知,原來周生生的龍型戒指只得一款。

之後,我重回故地,重回當年媽媽曾經抱著我一起看過廚窗的那間金鋪,在那裡,我終於買了那隻「龍型戒指」。是自療又好,是作懷念又好,我知道,這隻戒指給我別具意義。



2019年2月22日

有六塊腹肌的男人

記得在201711月遇見了V,當時,我跟他分享我想好好地去操好體型,並笑談「小心有六塊腹肌的男人」那篇文章,我說響往文中所說的那種決心和意志力。之後,由12月開始,一直到201810月為止,V每週日都作我的PT

過了差不多一年時間,我的身型都沒有明顯的進步,而在接受訓練的過程中,V是用中國師傅對徒弟的那套,就是只作負面批評。

2018 年尾,越看自己就發現身型越走樣,其實,我自己撫心自問,這一年來一點都不偷懶,一星期去Gym三至四次,每次都是認認真真地去操,但為何竟會弄到如此糟糕?

2018 11月,發現自己體重比起正常上限已經超出了起碼14磅,BMI去到23.7BFR達到26%,肚腩、臀圍也超標不少,WHR差不多達95!。

之後,停了跟VPT,轉變了以前所操的模式,經過了差不多兩個多月的調節,現在可幸離正常指標已經不遠了: 體重已減去了13磅,BFR 19.5%20%之間,BMI已降到21.6,肚腩減了1.2吋,臀圍也減了2吋,而血壓也很早就已回復了正常。

說要在V面前抬起頭又好,說要証明不是自己有問題又好,又或者說是拿出成績給人給自己看也好,我給自己目標: 有六塊腹肌!

要去到這個目標,BFR必須要再降到去15%或以下!

其他目標:-
體重:130
BMI:20.8
WHR:75%
肚腩:28

在此立個存照,要能達成,就靠我的決心和意志力了!

網上圖片



2018年9月18日

雨夜的浪漫

昨晚放工後夜媽媽搭車返屋企,竟然因為打完風要封路,架巴士只可以停喺山腳。冇計啦,唯有落車行囉,於是,成車人一齊爬上山嘅長樓梯。

可能因為我做開gym,行慣樓梯機,我好快就拋離晒所有人,得返個女仔仲喺我前面。

條樓梯乜春咁長,我一路都冇減過速,還以為自己叻叻添,誰不知,前面條女上樓梯居然仲可以加速,佢體能似乎不在我之下。

上到樓梯頂,發現條女已經行緊在條上山嘅行人路上,拋離咗我成50小姐,妳洗唔洗擔住把遮都可以行得咁快?

條女真係快到會飄咁滯,好快,佢就消失在暗黑嘅街角當中。

如果唔係因為冇車,我真係唔會行呢條路,事關條路唔單止斜,仲要經過一個小型墳場入口。

網上圖片

2017年5月14日

念母親

誰會無條件地,肯去愛我一生一世?

只有妳!

懷念在天上的媽媽。

網上圖片

2017年1月7日

西班牙咖啡(Spanish Coffee)

港式西班牙咖啡 (at Pizza Hut)
(網上圖片)
西班牙咖啡(Spanish Coffee),可能是好多香港人的童年回憶,因為,這款港式飲品,現時已經在好多地道餐廳的餐牌中少見了。據說,現時在 Pizza Hut 及 Super-sandwish 內還可以找得到。

這種以雲呢拿雪糕加進咖啡內的港式凍飲,應該跟西班牙沒甚麼關係吧,反而,說它是有香港特色的 Affogato,可能更加合適。




至於真正的西班牙咖啡 (Spanish Coffee) 會是怎麼模樣?可以看看以下影片介紹:

2016年12月20日

鬆餅

有四款不同的食品,似乎香港人都有點混亂了,因為,它們的中文名字,香港人都叫作「鬆餅」,而其中兩款因為是英式食品,香港人就都叫它們做「英式鬆餅」;而另外兩款美式食品,香港人就簡單地叫作「鬆餅」!

其中一款「英式鬆餅」,是通常在早餐時吃的 English Muffin。在麥當勞早晨全餐或者豬柳漢堡中,所食的那種包,正是 English Muffin。
英式鬆餅(網上圖片)


另一款「英式鬆餅」,是英國人通常在下午茶時間吃的 English Scone。
英式鬆餅(網上圖片)


此外,香港人又將一款美式餅點叫做「鬆餅」,雖然它的形狀跟 English Scone 極之相似,但味道卻跟 English Scone 很不同,這款「鬆餅」,就是在 KFC 可以吃到的 Biscuit (有別於香港及英國人所叫的餅乾, Biscuit)
網上圖片

還有一款香港人叫的「鬆餅」,英文名字叫做 American Muffin,在 McCafe 見到的藍莓、朱古力、香蕉果仁等「鬆餅」,正正就是 Muffin!
麥當勞藍莓鬆餅
McDonald Blueberry Muffin

2016年12月19日

Magarita

網上圖片
如果喜歡 Tequila base 雞尾酒的話,Magarita 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相傳這款雞尾酒是由一間位於洛杉磯餐廳(Tail O’s the Cock)入面一位名叫 John Durlesser 的酒保所發明,他在1949年的全美調酒大賽中,就憑著這酒奪得冠軍。

Magarita 由辛辣的 Tequila 加入酸的 lime 和甜的君度橙酒(Cointreau) 所調製而成。它最特別之處,是在酒杯邊沿鋪滿了鹽,當飲這杯酒的時間,鹽的咸味,才會隨著酒進入口中。

原來 Magarita 這款雞尾酒,背後有著一個哀怨的愛情故事。John Durlesser 在這款酒成名了二十年之後,才在一次訪問中,將這故事分享出來。

原來 Magarita 是 John Durlesser 初戀情人的名字。在 John 年輕時,有一次他跟 Magarita 一起去打獵,很不幸地,Magarita 意外被流彈所傷,結果在 John 的懷中死去了。此後,John 爲著女友的死,既感覺哀傷,又充滿懊悔。後來,John 就調製出 Magarita 這酒,去懷念他這位逝去了的愛人。

Magarita 倒入在鹽口杯當中,就似 Magarita 被乾了的眼淚所圍繞住了,鹽在杯口反射出晶瑩剔透的亮光,彷彿如淚影從懊悔的眼淚之中折射而出。當舉杯飲酒的時候,酒溶了杯口的鹽然後一齊進入口中,就如酒混和著眼淚一齊地去飲一樣。

酒入到口後再細意品嚐,君度橙酒的甜象徵著 John 和 Magarita 過往甜蜜的回憶,青檸(lime)所帶出淡淡的酸反映住 John 心底隱隱的哀傷,當酒再進入喉嚨的時候,Tequila(龍舌蘭)的辛辣,就正正是因意外所帶來的衝擊感覺。

相思無用,惟別而已,別期若有定,千般煎熬又何如,莫道黯然銷魂,何處柳暗花明?(楊過)

2016年8月29日

一日未死,一日都當自己打不死!

兩個字,一橫一豎,錯的,躺下囉,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

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
現在的我,只能進,不能停。

《一代宗師》



2016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