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9日

祝福香港



Lord, make me an instrument of your peace.
Where there is hatred, let me sow love.
Where there is injury, pardon.
Where there is doubt, faith.
Where there is despair, hope.
Where there is darkness, light.
Where there is sadness, joy.
O Divine Master,
grant that I may not so much seek to be consoled, as to console;
to be understood, as to understand;
to be loved, as to love.
For it is in giving that we receive.
It is in pardoning that we are pardoned,
and it is in dying that we are born to Eternal Life.
Amen.
(Prayer of St. Francis)

2014年10月12日

是敵?是友?

網上圖片
想不到這兩個星期(只是兩個星期罷了),因為「佔中」與「反佔中」這個討論,竟然可以見到有人在 whatsapp 群組內因互相罵戰而鬧翻,進而雙雙退 group;亦見到在自己教會的小組內,又有人因「佔中」立場不同,反面後退組,我看在眼裡,心中不禁問一句:「值得嗎?」

我想,香港人受著了這兩星期以來的種種衝擊,不但好多人因此而關係受到破損,甚至連如何面對當前這個困局,也開始胡渾了!其中一個常見的例子,是出現了以下的邏輯困惑:

「反佔中」=不支持爭取民主?
「堵路」=不做順民?

佔中不佔中,其實只是存在著「方法」上的意見不同而已,跟支持不支持爭取民主,願不願做順民可以完全是兩碼子的事。但眼見好些朋友或者家庭,其實大家對香港未來的願景都是一致的,但奈何竟在「佔中」/「反佔中」這「方法」上因意見相左而鬧翻,弄致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女離散,值的嗎?

分化、撕裂、仇恨、互不信任、彼此對立...等等等等,竟可在一夜之間如瘟疫般傳遍了香港。

以前,在教會中常會聽到甚麼愛仇敵、頭上堆炭火的故事。但想不到,原來知易行難,在現實中竟然那麼容易就可以因「佔中」的討論而彼此為敵。

我天真地想,最終能夠化解香港當前困局的出路,可能只有憑著愛: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聖經歌林多前書十三章4-8節)

2014年10月7日

佔領砵蘭街


網上圖片

剛剛在回帖時跟一位網友討論起集會自由的問題,小弟發表了一點意見,這其實也是我一路很想說的話,在此,我加上了一點補充,再與大家分享。

一路以來,我都覺得市民用「堵路」的手法作爭取民主的手段是十分不妥當的,大家同意不同意我的看法我覺得並不打緊,因我認為,大家都可以對事實作出各自的判斷;但我想事先搞清一點概念,就是反對用「堵路」的手段,和反對作民主的爭取是沒有邏輯關係的,請不要把它們寫成等號。

無可否認,香港人是有集會的自由和權利的,但是,自由和權利是否一定半點不容許規範?如果可以,那麼規範的範圍和原則又應該是甚麼?

集會是一種人權,但它不是natural right,未致高尚到如生存權利般的神聖不可侵犯。如果道德上是可以規範的話,那規範的原則,我是比較接受 John Locke Harm principle,即在沒有侵犯到任何其他人的同等權利時,自由才不須受到規管。

觀乎「堵路者」,他們明顯地已經侵犯了其他市民使用公產的自由和權利的了,更有甚者,有人的生計甚至正在受到了威脅。因此,從道德上看,「堵路者」的行為對於大眾來說是不公義的!在此情況下,為了保障老百姓被侵犯了的自由和權利,警方作為必要的惡,出手干預也可以說是出師有名的

為了爭取民主,「堵旺」、「堵銅」、「堵尖」...是否不必取得市民的授權?為了爭取自由和權利,所用的手法是否必須要去侵犯別人的自由和權利?

反觀當年六四時的學生,並沒有打擾過老百姓的生活,且他們靜坐在天安門廣場,是得到全城市民所首肯的。今天,香港的「堵路者」又是否可以同日而語?

2014年10月5日

堵路者的公義

小弟在前文說過,若把這場抗爭的戰場主線專注在交通路口的話,會是奇蠢無比的,因為堵路這種手段,在政治哲理上難以說得過去,在法理上是一種侵犯,在民生上更是一種虧欠。

堵路者的信念,是只要能夠完成大我的功業,能達到整體「最大幸福」(Maximum Happiness),就是大義!基本上是再不必斤斤計較於犧牲小我的個別利益。這種功利哲學(Utilitarianism),今天在香港街頭實驗了,大家又是否可以真實地看見公義被彰顯了出來?

誰是這場運動中的最不受惠者?誰願站在最不受惠者的那邊?誰去確保最不受惠者都可以得到最大的保護和保障?誰願意 commit to the poor?誰是雞蛋?誰是高牆?

我並不反對向不公義作出抵抗,但我反對以不公義的手段去抗爭不公義。

2014年10月4日

中計?

自從連日來發生了各處的佔路事件之後,過去幾天好幾處堵路地點已經散發出了點點的火藥味來,終於,昨天在MK 爆發了激烈的群眾流血衝突。

今天在 facebook 跟一位智者討論了此事,以下是自己對事件的一點個人意見:

這場抗爭,戰場主線不專注在廣場而竟放到交通路口,一開始已經是極度敗筆!堵路這種手段,在政治哲理上難以說得過去,在法理上是一種侵犯,在民生上更是一種虧欠。如果佔路是一種作長久鬥爭的戰略部署的話,那就更加是奇蠢無比。相反,對照中央的戰術,慢慢引渡事態發展到符合基本法第18條的要求,即:「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這計可說是心思細密,有板有眼。更甚者,佔中佔路者甚至心甘命抵地按照對家的劇本一直演下去,還可怨誰?

然而我的意思不是說以奇蠢無比、對法理侵犯、政哲有虧的方式去抗爭,就值得被對方以細密心思的部署去暴打、非禮,甚至是咎由自取,不應該怨懟。我只是純從戰略的角度去看今次事件而已!明顯地,佔路者正中了中央下懷,亦已按著他們的部署走了下去。個人認為,事實是戰場無道理可言,不可憑勇而無謀,否則必敗無疑。

那該如何謀呢?

曾經有位智者寫過以下真言,實在發人深省,擲地有聲:

我只有四個字送給佔路人士:「知所進退。」進要膽量,退更要勇氣,而且,退不代表敗,而是保全自己,伺機而行,亢龍有悔而已。意氣之爭是最不智的,也只會失了人心。Win war, not battles!


網上圖片

2014年7月6日

轉載:《關懷香港牧函》

前言:在政改爭議熾烈當前,社會撕裂嚴重,教會亦難免出現分化,除非基督徒能以信仰超越分歧,高舉公義卻不忘堅持仁愛,尊重他人,維護異見者的尊嚴與權利,抗拒抹黑、攻訐。為此,一群持不同政見的教牧及信徒領袖聚在一起,透過聆聽、對話,甚至坦誠諍言,建立互信,在共同價值的基礎上,承認分歧卻彼此尊重,恩慈相待,保持合一。以下是我們經多次對話而達至的共同信念。

以仁愛寬容消弭紛爭
以謙卑憐憫擁抱公義
以聆聽對話建立共識

我們是一群關注香港前景和社會發展的牧者與信徒。

過去一年多以來,有關香港政改的爭議持續不斷,社會上不同意見的人,彼此攻訐,各走極端,導致社會撕裂,教會及信徒亦面對衝擊而呈顯分化對立,我們對此極感憂心。

在我們當中,有支持佔中的,有反對佔中的,有同情佔中的,有質疑佔中的,也有對佔中持中立意見的。然而,儘管我們的政治立場有顯著差異、甚至矛盾,我們同是心繫香港,為建立一個真正公開、公正、公平的普選齊心努力。我們之間的共同遠比差異更大、更重要。我們有以下共同的認信:

第一,在一個多元的社會,各人對社會課題有不同甚至極度對立的意見在所難免。恪守聖經教導的信徒必須學習在分歧中仍以基督的心為心,以仁愛與寬容超越分歧,竭力持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為香港尋求公義政制的同時,不忘致力建立仁愛和平及彼此尊重的社會文化。

第二,公平、公正、公義不單是普世價值,更是聖經教導的核心價值,基督徒應堅定捍衛。然而,在追求公義的同時,我們必須虛懷若谷,一方面心懷謙卑地與神同行,承認無人能掌握絕對公義,只能企求在歷史進程中察驗何為神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以免把一己所執之公義絕對化。另一方面,我們亦必須存謙卑的心與人同行,避免自義;在捍衛公義之時,對那些抱持不同信念的人保持尊重與仁愛,避免激化矛盾,導致更深的撕裂。

第二,人類作為一個受罪污染的群體,在歷史上紛爭不斷,教會亦不能倖免。我們應謙卑地承認及面對自己的罪性與局限,並以基督的愛去超越。同時,要將上主的旨意活現於時代,我們必須立於聖經啟示,無畏無懼地與同處時局之人真誠對話,以求上主的道在我們身上如明光照耀,顯於世代。唯有在愛裡聆聽,才能顯示對他人尊重;承認自己不足,投入真誠對話,方能建立共識。

際此社會動盪時刻,我們認為持守聖經信仰的信徒,正因對時事議題的理解、分析和信念有所分歧,更務必在主內以愛相繫,彼此接納,在基督裡坦誠溝通,以尋求共識或諒解,以各按信念各盡己職,謀求社會最大福祉。因此,我們願意身體力行,構建溝通平台,彼此激勵,承諾學習實踐:以仁愛寬容消弭紛爭,以謙卑憐憫擁抱公義,以聆聽對話建立共識。

於此,我們籲請主內肢體以禱告及行動,共同確立並實踐以上的信念。


伍山河 朱耀明 江丕盛 余妙雲 余達心 何志滌 何寶生 吳宗文 李炳光 李思敬 胡志偉 姚健偉 郭文池 袁天佑 梁永善 梁廷益 梁林天慧 張略 張達明 陳劍雲 陸輝 楊柏滿 管浩鳴 蒲錦昌 蔡元雲 盧龍光 蕭壽華 戴浩輝 戴耀廷 羅乃萱 譚子舜 蘇成溢 蘇穎智

2014年6月16日

小事一樁

今日有同事問,最近在 Facebook 及 Whatsapp 瘋傳了一段關於匪徒悍然在櫃員機提款室內拿槍打劫的片段,為何不大覺得電視報紙傳媒有廣泛報導?

可能現在傳媒忙透了,一來正值世界杯大戰,電視及報紙難免要製作多些波濤洶湧的報導,給大家球來球往的享受;二來香港新聞界也正處於各路的攻伐護航戰的當中,應接不暇。君不見每天都有疑幻疑真的互揭瘡疤報導嗎?你有爛果毒新聞視頻專玩踢爆,他有愛港甚麼製作短片又可以玩即時反踢爆;你說有圖有片為證,他說可證明你有圖有片收起不播;總之,現在的傳媒總是教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新聞內容是真又好,是假又好,是否屬事實的全部也好,總之一句:媒體的報導一定精彩,因為新聞必然叫人血脈沸騰,心如鹿撞。

據說阿爺的官媒今天也加入了戰圈,往後的發展必定會更加過癮!

因此,區區一單搶劫小新聞,又何足掛齒?


2014年6月9日

道別牧師


網上圖片
昨天聽過了主任牧師最後一堂的講道後,知道就算怎樣捨不得,也都要說聲道別了,常言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認識梁牧師已有十多二十年了,自己對他的評價,總結起來只有一個「服」字,那不只在於他的言教,更多是折服於他的生命質素。在一間數千人的教會內,這麼多年來未曾聽過有人背後對他說過一些閒話或微言,老實說,這可以算是一項奇蹟。

自己曾在最低谷時被牧師仗義扶持過了一把,世途凶險,但教會竟仍肯為我這一個小小會友出面企硬,無限量支持,這時我才知道甚麼叫做有情有義,甚麼叫做不離不棄!對於教會的恩惠,對於牧者的愛護,敢說沒齒難忘。

在此,祝願牧師在彼邦生活愉快,一家平安快樂。

2014年6月4日

希望在明天

沉鬱了廿五年,今年的六月四日,不想再在苦澀的追憶中渡過了。

展望將來,仍是相信我們的未來不再是夢;但願終究有一日,普世和我們一起歡騰,見證和平、公義和仁愛的國度臨在。

網上圖片



當年今日:
未敢忘
默哀
今夜是六四
悼六四

關聯文章:
寫於六四前
8964




2014年6月3日

「金魚佬」出沒注意

最近幾日,從一些家長群組中收到了以下據說是源自「小童群益會 – 性向無限計劃」鼓勵兒童「Brave Love」的宣傳插圖,我想,大家應該會估計到家長們會有甚麼樣的反應。
 
我不知宣揚兒童「Brave Love」,是不是一項鼓勵兒童參與性活動的誘勸?是不是有意預先計劃兒童性向的工程?即使兒童真的是在自願的情況下接受了「Brave Love」,自願地受教了自己的性取向方向,但因為兒童還未成年,「小童群益會」算不算是在向心智還未成熟的兒童植入有意圖的性教唆?是否有「衰十一」的動機?

防止兒童墜入「金魚佬」的陷阱,是作為有理智的成年人義無反顧的責任,我說這也是家長們亙古不變的核心價值,相信也不太過。
 
 
 
當年今日:

2014年6月2日

端午偏逢風雨狂

端午偏逢風雨狂,村童仍著舊衣裳;
相邀情重攜蓑笠,敢為泥深戀草堂;
有客同心當骨肉,無錢買酒賣文章;
當年此會魚三尺,不似今朝豆味香。
《七律•端午》
(老舍)
 
網上圖片

當年今日: 
 
關聯文章:


2014年5月26日

求你證明我沒腿!

除了一句「人神共憤」之外,我已經說不出甚麼了!

 
張伯,一位六十多歲、失去右腿、靠輪椅代步、露宿街頭的長者,我相信,沒有人會否定他有迫切的住屋需要,尤其在早前天氣嚴寒、近日狂風暴雨的日子裏,要一位殘疾長者露宿街頭,情何以堪……妻子失蹤多年,獨自露宿街頭,申請公屋時,先要提供離婚證明;所以他先要補回結婚證書,再到法援處申領法援,然後到律師樓辦理手續……,要完成這些程序,單是來回各種辦事處,筆者與他已乘搭十數轉的士,然後閱讀和填寫各種繁複的文件,但至今仍未能辦妥手續。一個年老殘疾的露宿者,如何應付如此程序?

張伯失去右腿,靠輪椅代步,此情此景,人人清楚可見,他還有領取100%傷殘綜援,還需要什麼醫療證明?難道必須勞煩醫生證明他失去一腿?還是有誰看不出他是傷殘者?然後,有機構協助他到公立醫院申請證明,不果;到普通科門診申請證明,不果;最後,竟要到私人診所找醫生,證明他失去一條腿!
(2014526日信報)



當年今日:
生痱滋

2014年5月24日

也談厚多士

網上圖片
最近,厚多士事件在網上正討論得熱熱烘烘,個人認為當中誰是誰非實在並不好說,因為知道,往靠那一邊站其實都可以給人有話好說,而自己怎樣分解也未必完全可以說得過去。

在厚多士的事件中,婦人公然地在車箱內飲食,她明顯地已犯了規矩,也無視了大家珍而重之的守法精神,因此,從這樣看來,大家斥責那婦人是關乎對公義的執持。

可是又可以這樣說,那無知婦人在公眾地方犯規飲食,只因她未曾受過好好教養,而且她也為撫哺孩兒而已,緣何因此就可以隨便被人出言漫罵?事情是否情有可原?從這角度看,那又是關乎憐憫的申張。

世事中,公義與憐憫似乎都是互不相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然而我相信,在世事中最好儘量在公義當中去找出憐憫,也在憐憫當中去尋求公義,因為上帝是一位既重視公義,也滿有憐憫的神。

面對孩子的事情,我會叫自己儘量教導得黑白分明,由為知道孩子的世界是清純簡單的,一個是非清晰的價值準則,正是孩子成長中必要的扶手。

然而當面對一些飽歷過滄桑的人,我會叫自己儘量選擇寬容,因為我知道,他有可能有些值得我諒解的故事。


當年今日:
生意興隆
大陸趣聞

2014年5月22日

我的「蟲屎普洱」

對於甚麼是「貓屎咖啡」,可能大家都不會陌生的了;可是,是否又有聽過「蟲屎茶」這樣東西呢?

早前,在中環一間老茶莊內無意中發現到有「蟲屎普洱」出售,老闆說這茶是由他伯爺隨同老鋪一起傳承了給他的老貨,全店所餘不多,他也不知道現在的茶農還懂不懂得製作,亦不知再可從那裡購入得到正貨。因此,現在所見的,絕對是買少見少的了。

據說,蟲屎茶有兩種出處:其一,是從人工飼養方式而來。茶農把野藤、陳年的陳茶和花香樹等枝葉置於裸露的竹籃或將茶葉一片片串起,化香夜蛾織網產卵,成蛆後,幼蟲咀咬茶葉成渣(珠狀),珠狀的茶渣沾掛在網外做保護偽裝,茶農用篩子篩去殘渣,取其蟲屎(美名“龍珠”),把它放在鍋上炒乾,再按蜂蜜:茶葉:蟲屎=1:1:5的比例混合後複炒,蟲屎茶便炮製而成。其二,是茶商從倉庫中把上等茶葉開箱後,往往會掃出一些蟲屎來,這些由昆蟲吃過貴茶而出的茶渣精華,據說也是上品。

我拿了一些「蟲屎普洱」去上環「鬼屋」給李老闆品飲,順便請教。據李老闆說,我所買的那茶,因散發出了頗清爽的園林幽香及蜜香,應該是由人工飼養方式而來的那種。老闆說他也有些從倉中掃出來的普洱蟲屎茶,但不敢賣,我亦不敢試。

原來,我的「蟲屎普洱」並不是出於那些不知何來的昆蟲糞便,那麼以後喝這茶時,心理上應該會好過一點了吧!

 
 
 
 
 
當年今日:

2014年1月31日

2014年1月7日

我愛白牡丹

網上圖片
也許大家都知老舊的陳年青餅普洱茶味道不凡,近年且成了強國人的盲搶對像。不過,好茶除了普洱之外還有其他,例如陳年壽眉亦頗難得,品質也相當出眾。之不過,我想大概有好多人都不知道原來有陳年壽眉這回事。例如我曾問過如“英記”、“祺棧”等等有名的茶莊,發現其店員原來竟也不曉得。

一般我們常說的壽眉茶,是福建白茶中比較多葉少芽的一類平價檔次,白茶中較高檔一點的,是一芽二葉的“白牡丹”,或者是全嫩芽的“白毫銀針”。白茶屬於不發酵茶類,一般人都愛喝新茶,喜歡其味道不濃不烈,鮮嫩可口,感覺清純怡人,像少女般柔情似水。

然而,陳年白茶卻又是有另一番豐韻猶饒、綽約多姿的成熟味道。最近在一相熟的茶莊中敗了些九十後“白牡丹”,試飲時老闆特意也叫了他的老婆來一起品嚐,可見他老兄對此茶的重視程度。

“白牡丹”在杯子中婀娜搖曳,如秋水澄澄,如碧波盪漾,意態媚絕。她湯色似櫻唇般潤紅,肌滑若絲,風騷撩人。讓她徐徐地挨近咀邊,即覺蜜香迥盪,嫵媚纏綿;再深深地吻啜一下,酥暖柔嫩如乳如脂,立時溫存透心,韻味繚繞有若餘音裊裊,像思念般瀠繞,良久不散。

有說,白茶是“一年茶,三年藥,七年寶”。因此,陳年白茶的有益程度可想而知。據說壽眉白茶還具有三抗(抗輻射、抗氧化、抗腫瘤)和三降(降血壓、降血脂、降血糖)之保健功效。此等有外在美又有內涵的佳品,就仿如家中之嬌美妻子,實在值得珍而重之,好好保養顧惜。

2014年1月4日

「鬼屋」行

早前跟上環鴻昌泰茶莊的湯老闆訂了一筒茶,在往取貨途中,行經了人稱「鬼屋」的彭裕泰茶莊,我往店內看看,見老闆清閑地在嘆茶,於是膽粗粗地走了入內,希望趁機向老行專偷點師。

其實我路過了此間「鬼屋」已經好多好多次的了,但都一直不太敢走入去,原因是這家店子實在太陰森了。

一般的茶館,每多是頗富麗堂煌的,即或不是如此,起碼都乾淨企理一點。但這間殘破不堪的店子,其外貌基本上跟那些被市建局封了後人去樓空的爛舖相去不遠。

入到店內,店主好和藹可親,我向李老闆說明了是準備去隔離店子取茶,只是經過入來混吉一下而已,但老闆仍然招呼我坐下喝茶。他拿起梯子,爬上架上取了我所訂相同的茶來。說此茶最初是跳樓貨,他一直收藏了沒有理會,如今見我提起,因此也好有興趣來跟我一起再試試。一試之下,他也喜出望外,因為發現此茶竟然已經有好大變化的了。

因我還要去取茶,我在店內只坐了不久,謝過了老闆的款待後就離去了。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2014年1月2日

新年快樂

十一月時因要上大陸公幹小休不寫 Blog,想不到原來一放下了筆桿,便不容易再提起來。

休 Blog 期間其實發生了很多事,如拖拖拉拉的膊頭傷患問題,最終還是入了醫院做了手術;又在我入院之時,同事趁我回了香港偷偷走去叫雞,結果搞到多多事端(有關會再分享)。

迆(音hea)之好一陣子,在家閒時多泡了點茶,或者,有機會時又跟大家分享一些茶話吧。

今天是一月二日了,算是過了新曆新年,且讓我在此向大家送上一個遲來的問候及祝福。

網上圖片